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仲裁新闻
不利推定规则能否提高国际仲裁举证效率?


在国际仲裁中,不利推定(adverse inference)与文件出示制度(document production)密切相关,是指如果一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绝按照另一方当事人提出的文件出示请求或仲裁庭要求出示文件的命令提供文件,仲裁庭可以推定该等文件不利于该方当事人。对此,《IBA国际商事仲裁取证规则》第9.5条做了明确规定,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5条也有类似规定。那么,在实践中,仲裁庭如何适用不利推定规则?该规则能否提高国际仲裁的举证效率?

 

美国律师事务所Bryan Cave LLP律师Claire Morel de Westgaver和Ellina Zinatullina合作撰写的Will Adverse Inferences Help Make Document Production in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More Efficient?一文,以法国巴黎上诉法院最近审理的一起申请撤销某ICC裁决案为例,对该问题进行了有益探讨。



为此,环中仲裁团队编译了该文,以飨读者诸君。(需特别说明的是,我们的编译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认为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前言

 

国际仲裁中,文件出示(document production)具有重要意义。文书证据通常是证据中的主要类型,且与之相关的费用越来越构成仲裁程序所需总费用中的重要部分。文件出示也是仲裁优于诉讼之处。根据当事人的法律传统和期待不同,较之于内国法院诉讼程序,仲裁提供了多种可能性,当事人可以选择更窄或更宽的文书披露范围。

 

但是,披露程序很少让人感到“愉悦”: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当事人要么饱受浩如烟海的文件的困扰,要么会发现与某一争议点有关的信息少之又少。如果后者所述情形的出现是由于当事人没有遵守对方当事人提出的合理披露请求或仲裁庭做出的披露命令所导致,则对方当事人可以要求适用不利推定规则。不利推定规则是一个很有用的工具,可以弥补当事人之间在证据方面的差距,并帮助一方当事人陈述其主张。但另一方面,该规则有可能使将来做出的仲裁裁决面临被挑战的风险。

 

程序的进行和证据事项属于仲裁员行使一般性的自由裁量权的范围,绝大多数仲裁规则和法律对仲裁员进行不利推定的权力均未做出规定(但1996年《英国仲裁法》第41(7)(b)条是一个例外)。但《IBA国际仲裁取证规则》(以下简称“IBA规则》”)第9.5条明确提到该项权力,该条规定:

 

如果一方当事人对某出示请求未及时提出异议,在未能作出合理解释的情况下,未能出示该出示请求所要求出示的任何文件材料,或者未出示仲裁庭所要求出示的任何文件材料,则仲裁庭可以推定此证据与该当事人的利益相悖。

 

巴黎上诉法院最近作出了维持一份ICC裁决效力的裁定,论证过程涉及不利推定,该裁定将促进不利推定这一规则的更广泛使用。

 

巴黎上诉法院的裁定

 

在该案中,十二家西班牙公司因一起股份价格争议于2012年提起仲裁。根据一份《股份购买协议》的约定,上述西班牙公司同意向注册于美国特拉华州的Dressing-Rand Inc.出售其所持有的西班牙Grupo Guascor SL的股份。Dressing-Rand Inc.再将该等股份转让给另一家西班牙公司——Dresser-Rand Holdings Spain。Dressing-Rand Inc.和Dresser-Rand Holdings Spain(以下统称“Dressing-Rand公司”)都是仲裁被申请人。在出示文件的过程中,被申请人没有出示申请人所要求出示的、由瑞银集团和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交易前审计报告》。2015年2月,由Jean Yves Garaud, Carmen Núñez-Lagos  Clifford Hendel三名仲裁员组成的仲裁庭(以下简称“仲裁庭”)根据《IBA规则》第9.5条的规定,推定该等报告不利于被申请人的利益,并据此作出有利于申请人的裁决。

 

被申请人Dressing-Rand公司申请撤销上述裁决,理由如下:首先,仲裁庭在未征询当事人意见的情况下就适用《IBA规则》项下的不利推定规则,超越了法定职权;其次,该等推定违反了正当程序。关于后一项理由,被申请人特别提出,在没有作出出示命令也没有让当事人就此发表意见的情况下,仲裁庭就直接认定该等报告不利于被申请人。此外,被申请人还认为,申请人并未特别要求仲裁庭适用不利推定规则。

 

2017年2月28日,巴黎上诉法院维持了ICC裁决的效力,驳回了Dressing-Rand公司提出的全部主张。关于IBA规则的可适用性问题,法院认为,当事人之间的诸多往来通讯已经默示地允许仲裁庭适用《IBA规则》,且仲裁庭签发的一号程序令中也提到《IBA》规则。法院认定,根据《IBA规则》的指引,仲裁庭属于正当行使其职权,并不需要征询当事人的意见。

 

法院进一步认定,仲裁庭已经考虑到了正当程序的要求。法院特别指出,由于仲裁庭可以根据《IBA规则》的精神适用不利推定规则,因此无需让当事人再对此问题发表意见。考虑到出示审计报告的请求“十分清楚而明确”,被申请人有机会发表评论意见但并未提出异议,仲裁庭不需要另外做出要求出示该等文件的命令,其适用不利推定规则属于正当行使自由裁量权。

 

该裁定可能的影响

 

有传闻说,在国际仲裁中,仲裁庭倾向于在其做出的裁决中避免以任何明确的方式适用不利推定规则。仲裁员可能会担心这样做会导致裁决受到挑战,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裁决是基于推断而不是仲裁中的证据做出。正因如此,巴黎上诉法院做出的上述裁定向仲裁员传递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在内国法院的支持下,仲裁庭享有的适用不利推定规则的一般性权力将变得更为明确,该裁定也将鼓励仲裁庭更为坚定地适用不利推定规则。

 

该裁定还将增强不利推定规则所具有的威慑功能。文件出示是一项繁琐而费钱的任务,但如果当事人不履行出示某些文件(该文件通常对其不利)的义务,那么文件出示制度将形同虚设。在此意义上,不利推定规则有助于鼓励仲裁庭对那些不遵守文件披露义务的当事人予以惩罚,巴黎上诉法院似乎支持这一观点。对于那些面临文件出示请求和/或命令的当事人而言,可能就需要考虑无正当理由隐匿所要求和/或命令出示的文件所带来的风险了。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利推定规则适用的程序性前提是,一方当事人没有按照仲裁庭的披露命令出示文件。但是,当事人同意仲裁,就默示地表明其承诺将诚实善意地参与仲裁程序(包括文件出示程序)。巴黎上诉法院的上述裁定表明,只要当事人有机会对文件出示请求提出异议,仲裁庭有权直接推定,已知存在但被一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隐匿的文件不利于该方当事人,即便仲裁庭没有做出出示命令。

 

由于不利推定规则的这种自由裁量属性,是否适用该规则取决于每个案件的具体情况,以及任何适用于该案件的规则的规定。当事人可以明确地同意授予仲裁庭自由决定是否适用不利推定规则。但是,即使有该等明确授权,仲裁庭也不能完全自由地决定(carte blanche),在行使这一权力时,必须给予每一方当事人以陈述各自主张的合理机会。同时,如果任何一方当事人都没有要求适用该规则,仲裁庭在适用不利推定规则时,应小心谨慎,避免违反审理范围原则(见《纽约公约》第V(1)(c)条)。

 

在Dresser-Rand一案中,巴黎上诉法院强调,仲裁庭的裁决并非基于不利推定,而是与大多数仲裁案件一样,基于仲裁中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让人感到好奇的是,如果仲裁庭在就该案实体问题作出裁决时将不利推定作为中心问题予以论述,那么撤裁程序的结果是否会有所不同。另外,其他法域的法院是否会采纳巴黎上诉法院的上述做法,目前还有待观察。就此而言,一个民法法系国家的法院就不利推定规则这一普通法概念作出裁定,本身也是十分有趣的。

 

 

 

 

 

                                                                                          来源:微信公众号:环中商事仲裁(ID:HZ-Arb)

 

首页
关于北海仲裁
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北海仲裁委员会 桂ICP备20001684号-1